新闻中心

NEWS

    关于第三方检测,几位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提了这些建议!
  • 来源:丨作者:管理员丨 发布时间:2019-03-13 丨 835次浏览

计量人

能做事的做事,

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

发一分光,

就像萤火一般,

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

海纳计量群聚成一团

 

全国人大代表韩振东:

合理设置地方检测机构 科学开展强制检定项目

 

  “是煤就能燃烧,是金子就能闪光。”韩振东,华电能源佳木斯热电厂生产党支部书记、生产技术部副主任,以“燃烧的乌金”为座右铭,23年坚守在电力一线,逐渐成长为热控保护、技术监督等领域的技术骨干,曾荣获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劳动模范”和黑龙江省首批“龙江工匠”等荣誉称号。

  作为一名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仅一年的新人,3月4日,在接受《中国电力报》记者采访时,韩振东坦言,履职以来深感肩上的担子重大。

  中国电力报:履职以来,您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韩振东:责任!以前只需要关注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成,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我深感责任重大,因为我要把基层的声音传递出去,把大家的诉求带到会上。

  中国电力报:一年来,您比较关注哪方面的问题?

  韩振东:2018年是中国经济稳中求进、推进高质量发展的一年。对于发电企业来说,我认为科技创新和环保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主题。

  只有不断地丰富自己的理论知识,才能更好地履职尽责。在全国人大小组江苏市场调研中,我发现当地企业把先进的科学技术和互联网相互融合,更好地解决了“执行难”问题;在环保方面,我注意到一些企业在散煤治理、超低排放等方面的经验对黑龙江地区的发电企业,尤其是我所在的华电能源佳木斯热电厂有很大的借鉴意义,所以我将它们都带了回来,切实做到将新思想、新理论转化为实际的工作成果。

  2018年,佳木斯热电咬定年度绩效任务目标、坚持创效能力建设、坚定精益管理方向,对外争取发电供热创收,稳定燃煤采购渠道,延展供热疆界,推动煤热联动;对内精益生产管控,优化核心经营指标,实施机构改革,企业控亏举措有效,增强了广大职工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将“互联网+”应用到实际生产中,高质量完成了安全工器具二维码试点工作,构建了实时动态的安全工器具数据化管理平台,及时更新技术监督执行标准,修编技术监督图表,建立起15项技术监督网络。进一步完善了“仪器检测、智能判别、专家会诊”的设备状态监控体系,提升了设备管控力。

  中国电力报:听说您本次带来的建议就和仪器检测息息相关?

   韩振东:是的。为切实减轻企业和个人负担,促进实体经济发展,2017年3月15日,财政部印发《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清理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有关政策的通知》;同时,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在 《质检总局关于贯彻落实取消或停征4项行政事业性收费决定的通知》中明确,自2017年4月1日起,取消或停征4项中央设立的质检系统行政事业性收费。

  这对发电企业来说是极大的利好,因为在停征的项目中就涉及和仪器检测关系非常密切的计量收费这一项。文件中明确指出计量收费,即行政审批和强制检定收费,非强制检定收费不得列入行政事业性收费,不得强制企业接受服务并收费。

  可原来承担仪器检测的第三方服务企业,因为无法赢利不再开展这项业务,而小地方计量检测机构强制检定项目不全,大部分工作不能开展,这样一来,发电企业只能一窝蜂都去免费的、级别更高的行政事业单位进行检测,扎堆现象十分严重。再加上企事业单位检测仪器、人手都有严格的数量标准,直接造成送检设备检定周期特别长,无法满足发电企业检测时间上的要求。

  针对这一现象,我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应加大对这些已经出台政策的跟踪推进力度,合理设置地方检测机构,根据地方实际开展强制检定项目,更好地助推火电企业高质量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程永波:

国家物资储备有多少?建议引入第三方检测

  全国政协委员、南京财经大学校长程永波认为,当前国家物资储备制度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逐渐出现了一些新问题。

  国家物资储备体制还能适应时代吗?

  从事社会系统工程研究的全国政协委员、南京财经大学校长程永波认为,这一体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逐渐出现一些新问题。在2019年全国两会上,程永波委员向大会提出了完善国家物资储备管理体制机制的建议。

  2018年,为加强国家储备的统筹规划,构建统一的国家物资储备体系,强化中央储备粮棉的监督管理,提升国家储备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按照全国人大通过的机构改革方案,国务院将国家粮食局的职责,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组织实施国家战略物资收储、轮换和管理,管理国家粮食、棉花和食糖储备等职责,以及民政部、商务部、国家能源局等部门的组织实施战略和应急储备物资收储、轮换和日常管理职责整合,组建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管理,国家物资储备管理体制由此进入新阶段。

  2018年的机构改革基本上沿袭了历史框架,改革中对垂直管理的少数几个地方直属局(办事处)进行了适当微调。

  程永波认为,这一体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则逐渐出现了一些新问题,主要表现为:

  一是储运成本高、效率低;

  二是储备物资轮换不畅、浪费严重;

  三是基层单位干部和职工待遇较差、出路较少、工作积极性不高;

  四是人才引进难,职工的职称结构、年龄结构不合理,老人化问题凸显;

  五是在物资收储、调拨、轮换以及仓储装备与设施购建等领域还存在着较大的廉政风险隐患。

  程永波委员受访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指出,国家物质储备制度改革的首要是,必须充分理顺国家物资储备管理部门与国家储备物资承储企业的关系,切实实行政企分开,并将节约的人员编制用来引进专业人才,全面提升国家物资储备管理队伍的素质、能力和水平。

  其次,为更适应市场经济,除部分重要程度高、保密性和安全性强的战略物资和应急物资实行直属基层单位(企业)直接承担储备业务外,对其余物资均实行承储资格认定基础上的竞争性代储。

  同时,应当积极探索以定额补贴、动态调整的方式,将部分应急物资的储备库存建立在符合条件的生产、制造和储运企业,进一步节约国家储备物资管理与运营成本。

  程永波委员指出,当前公开渠道对国家储备物资的数量、质量、耗损和进销存等情况了解甚少。因此,建议要充分依托具有专业能力的第三方检测、监测机构,加强对国家储备物资的数量、质量、耗损和进销存情况进行定期检查和即时监控,确保国家储备物资的数量安全与质量安全。

  “国家物资储备管理部门应该在对第三方检测、监测机构进行资格核准的基础上通过竞争性招标,将相关检测、监测业务交由第三方机构负责。”程永波委员表示。

  程永波委员建议,可在国内相关高校设立专业性科研机构和高水平智库,加强理论研究,对不同类别、不同性质、不同功能、不同服务对象与事项的物资储备业务实行不同的管理模式与运营机制,以节约成本、减少损耗、杜绝浪费、提升服务能力和服务效率。

  程永波委员还表示,当前可尽快成立国家物资储备专家咨询委员会,充分发挥相关领域专家在国家物资储备管理与决策过程中的作用,加强国家物资储备管理与决策的科学性。

全国人大代表种衍民:

建议开放高压开关第三方检测机构

  在中国电力建设宏图中,高压开关作为强电电路系统中用来分段与联通的关键设备,对电力系统的安全、可靠运行至关重要。出于对电网和电气设备安全运行的考虑,国家对输变电及控制设备类产品实行严格的资质审查和准入制度。每种高压开关产品在投入使用前都必须通过全部型式试验和相关部门的新产品技术鉴定。

  “由于高压开关检测实验室设计、建设难度大,周期长,投资大,国内目前具备高压开关检测能力的机构仅有四家,具有高压开关全部型式实验能力的检测机构仅一家,行业呈现寡头垄断特征,型式试验费用居高不下。”全国人大代表,特变电工衡阳变压器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种衍民介绍道。

  这一现状引起了一系列“连锁问题”:检测机构供不应求导致行业内高压开关设备检测“排队”的情况十分普遍,等待时间短则3到6个月,长则1年,严重影响了研发进程。随着市场竞争加剧,技术更新换代周期缩短,动辄成百上千万元的型式试验费用已成为制约企业创新步伐的关键性因素之一。

  针对这一情况,种衍民建议国家开放高压开关设备第三方检测机构准入机制,制定各类企业都具有的准入政策,打破行业垄断,培育公平、健康的市场环境,并大幅降低高压开关设备型式试验费用,切实减轻企业研发成本,激发创新活力。